一线城市,两年换6份工作的普通人,将自己作死了吗?

今天分享的是一个“能折腾”的姑娘的故事,来看看她频繁工作的故事吧。

高频跳槽,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显著特点,而这一点,也被很多人诟病,觉得年轻人有不能吃苦、耐受力差,不踏实、迷茫等诸多问题。

而我一直觉得,高频跳槽这件事,有很强的两面性。之所以存在高频跳槽,一个基本前提是,人是自由的,而且社会也越来越自由。

图片

来看看,下面这位妹子的故事。

小红(化名),211院校,地质类专业本科,不喜欢自己专业,于是就开始折腾。

第一份工作,是想成为柴静那样的记者。

当时小红去了一家中央级媒体实习,说是有留用的机会,跑会时会被工作人员叫小吴老师或吴记者,毕竟是还没毕业的学生,从小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虚荣心得到了满足。本以为会长期做下去,不过,她很快发现:“记者”这个被打着光环的行业对多数从业者来说,也不过只是份糊口工作,工资真的很低。特别是这种机关单位的报纸,听起来还行,这两年发行和广告收入锐减,就真的夕阳了。于是,实习期结束就离开了。
第二份工作,在一家公司做电影宣传。
“能够入职是因为我喜欢看电影,我上大学时顺着豆瓣榜单,把评分前百的基本都看了一遍,也写了不少影评。

所以,找电影宣发工作不难,这类工作最开始很累,工资也并不高,但是成长客气。何况北京是全中国文化产业最发达、最密集的地方。那是一段还不错的时光,跟着几部电影开会、别人设计海报我们进行反馈,然后跟进推广。

这样的工作,为啥只持续了短短一个月呢?因为有一位老板给了小红橄榄枝。小红周末经常去中关村参加一些咖啡厅的活动,然后认识了一位创业老板,她邀请小红去做内容和运营这一块,小红也被蛊惑了,就答应了。
第三份工作,在一家创业公司做互联网运营,这是至今想来仍满怀感激的经历。

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氛围真的很好,领导和同事都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而且团队特别扁平化,“我的优势在这里被极大地放大”。“在这里,我体会到对工作的热情,快速的学习能力,对新行业的好奇心,与人沟通的真诚,想要快速成长的迫切,不怕失败的厚脸皮,这些真让人兴奋“。

而小红也在这里,发现了自己的短板,比如不理智、粗心、学历不够好、格局不够大、气场不够强等等。这些发现没有让小红觉得沮丧,反倒是看到了空间,可以说,这就叫蜜月期。

只是毕竟是创业公司,最终公司没能坚持下去,半年后,老板告诉大家,资金链断了,公司办不下去了。小红也不得不离开,继续找工作。

图片

第四份工作,在较大的互联网公司做用户运营。

上一份工作,虽然公司失败了,但是让小红对互联网公司很向往。既然创业公司可能会停办,那么就找大公司吧。

感谢之前的电影宣发和创业公司经验,小红入圈了,于是找到一家头部大厂的用户运营岗位。

小红说:可能是之前经历太顺了,又一直在相较单纯、有浓厚媒体氛围的团队打转。我不太懂一些办公室规矩,带着浓厚的学生气,在这份工作中被收拾得死去活来。再加上工作要盯主播直播,经常到夜里12点,导致我作息严重混乱。所以,四个月后,我又辞职了。
第五份工作,做内容生产和内容营销。

这份工作从去年12月份至今,持续了近一年时间。

内容营销是个看似有标准套路,但实际却无从下手的东西。从账号的人格化到娱乐化,微博50多个垂直领域,每个类别,每个头部账号都有自己的个性,模仿容易,成功难。

在这一年里,小红压力很大。因为公司每周都要开会复盘数据。她经历了一个内容生产者成长的不同阶段。对一个账号的成长需求、发展瓶颈、变现难点有了一点自己的认知,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她发现相较打磨内容生产技艺,自己更好奇的是平台如何管理和服务内容生产者。她是如何做到跟合作伙伴们互相赋能,共同成长的?

小红觉得,平台大V运营,这种既成就自己也成就别人,实在太厉害了!于是她申请转岗,就进入第六份工作。
第六份工作,没有换公司,感觉更加接近自己的职业目标。

经过和领导沟通和公司内部的面试,人事程序,小红成为一家媒体平台的大V运营。她的职责是,观察大V的数据,为大V提供赋能项目,同时也实现平台的引流和变现。目前做了5个月了,还不想离职。

梳理完这两年工作经历,这个能折腾的女孩跟我说: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乖女孩,我一点也不后悔不乖这件事。如果没有这些尝试,你怎么会知道自己热爱什么。如果没有做真正喜欢的事,你怎么能体会到努力付出后的成就感。如果没有过被安逸环境吞噬的恐惧,你怎么会舍得丢弃鸡肋。如果不遭遇失败创业项目,你怎么会体会个体努力在大背景下的无助。

如果没有前面这一切,你怎么有勇气向过去告别,去习惯人生无常。

所以两年换了6份工作,5个东家,其实也并不可怕。这两年的经历,反倒是整体上升的一条路。

图片

第一,6份工作中,有一条主线,即能找到垂直点。

上述小红同学,虽然看起来勇敢到接近任性,工资低了要跳槽、熬夜加班要跳槽、有领导邀请跟着跳槽、貌似团队不顺也想跳槽。但是6份工作中有个主线,那就是始终都没有离开媒体和创作领域。报社记者、直播运营、内容创作、用户运营,都是媒体领域,都要设计到媒体的创作。所以她每次跳槽,不是从零开始。

第二,每一份工作,都有具体的理由。

我一贯不主张批评年轻人任性或迷茫,其实因为工资低或熬夜加班跳槽,是人之常情。而小红身上最难得的是,在几份工作后,仍然保持着热情。而这种赤子情怀,我觉得应该是年轻人身上最大的资本。

小红不管是进入报社,还是加入创业团队,还是申请调岗,她始终都追求职业本身的价值。职业本身的价值是什么?是分工的价值,比如看到记者如同柴静那样的价值,看到大V运营的行业价值。这份价值追求,往往比追求稳定、体面更有热情和说服力。

最后,比遭遇挫折更可怕的是,害怕不确定性。

在个案辅导中,有些年轻人,渴望一个没有失败可能的保证。常常会问我:

姐姐,我希望自己干一件事,能一直干,这样就能有积累有成功。

我就担心这家公司未来不好,那么我还得找工作。

这种对风险的厌恶,是一种脆弱性的体现,更是你低谷了自己的潜力。其实你选择了一条路后,有了风吹草动,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人,人就有应对风险的调节能力。

以上,希望对你有启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为好优求职(ID:weforyou88)”;作者:为好优姐姐,提供有温度能操作的职业辅导,猎聘经授权后转载。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猎聘立场。

图

收藏 · 179

图

赞同 · 1148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社区 > 一线城市,两年换6份工作的普通人,将自己作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