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面试,击垮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唐亚华,编辑:沐风,猎聘经授权后转载。

7月,求职旺季又到了。

应届生在这个时间段集体走向社会,在校的大学生准备开启实习生活,当然也有经历了消失的金三银四之后,重整旗鼓再战一回的职场老人们。就业环境不理想,好的机会没那么多,为得来不易的面试忧心之余,很多人还在担心一种叫做“压力面试”的东西。

压力面试,一般设置在多轮面试的后半程。从过来人的讲述中大概可以了解,压力面试基本上是由级别较高的部门领导或公司高层对求职者进行面试,这里有一个前提是,进入到此轮面试的求职者的基本情况,已经在前几轮的面试中被公司掌握,所以压力面试的设置,本身也不是为了简单地了解信息,而是施加压力,抛出难题。

公认的观点是,通过设置刁钻的问题、深挖简历、追问质疑等环节,压力面试能够考验求职者的临场反应能力和抗压能力,看似是一个高效的面试手段。但是,问题在于压力面试被不少公司玩坏了

最近,深燃和5位经历过压力面试的求职者聊了聊。他们在所谓的压力面试中,感受到的不仅是压力,还有不尊重、不舒适,甚至是情绪崩溃和自我怀疑。

有的人被当场质疑能力,后续才得知公司要降职录取她,压力面疑似一种PUA手段;有的人全程被讽刺、挖苦和冒犯,最后公司还说她“脾气不错”;有的人被询问了几十个脱离实际工作内容的刁钻问题,差点当场崩溃大哭;有的人被压力面“成功改造”,却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情绪低谷;还有的人久经沙场,没被压力面影响,但提醒自己以后千万不要做咄咄逼人的面试官。

面试,本应建立在尊重、愉悦和等价的信息交换上。适度的难题,可以让面试更高效且有含金量,以冒犯为手段,打压求职者的积极性实在不应该。

1

以为“十拿九稳”后被疯狂否定,

公司让我降级成实习生

孟佳 | 25岁 策划 北京

上份工作工资低,也学不到新的东西,就想着把简历放到招聘网站上,看看新的机会。没多久,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总监私信我,说看了我的简历很不错,希望我第二天就来公司面试。这家广告公司的规模不大,但做过几次出圈的营销案例,算是一家网红公司。想着能去这样的公司面试,对于当时还是新人的我来说,诱惑不小。

来到这家公司,前台直接领我到了一间会议室,里面已经坐着一位领导,在翻看我的简历。看到我进来,还站起来跟我打招呼,说自己就是在招聘网站上联系我的人。一见到她,我感觉还挺亲切,放松了不少。接着,聊了我实习的公司,工作一年做了哪些业务,为什么想换工作。整个过程不像面试,像和认识很久的领导聊天,在一些专业的细节问题上,我没答完整,她也就笑笑,说不用紧张。聊到最后,她评价,我整体不错,甚至还提到,我要是进来,就在她手下做事。

这一度让我觉得,这次面试自己已经十拿九稳。没想到,接下来,面试风格和气氛大变。

到第二轮面试,换成了公司老板。她看起来很瘦,记得当时已经是6月份了,还拿着一个保温杯。她坐下之后,打开保温杯吹了吹上面的热气,就自顾自看起了我的简历。我面试经验少,看她在看简历,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干坐着等她说话。

过了好几分钟,看着她把简历合上,双手交叉,对我就说了一句话,“我和你实习公司的副总裁很熟。”说实话,我在那家互联网公司才实习了三个多月,对于副总裁的信息,只在一些报道上了解过。我想着既不能说谎,但又得回个话,就蹦出一句,我没有见过他。她依然面无表情,嘴里哼出一个“嗯”。之后,又是沉默。

图片

后来她问了一些业务问题,我表现得没有多大亮点,但也没纰漏。她还问,你觉得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吗?你能给公司提供什么价值?听完我的陈述,她直接说,“你不能胜任这份工作。”聊完这些,我已经预感到面试没希望了。

当她说,说说你的职业规划吧?我还比较有条理,说自己现在做的工作偏执行,日后想往商务方向转型等等。没等我说完,就被她打断,说现在聊这个太远了。

第二轮面试,我就是在懵逼、卡顿,以及两人的沉默中渡过的。

面试结果和我预感的一样。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我现在还不能胜任策划助理的岗位。不过,可以让我来公司实习半年,看表现再考虑能不能试用。我当时已经工作一年了,如果只是实习,五险一金就要断交。我表面说,会考虑,但已经决定不会去这家公司了。经过这次面试,我对这家公司的好感也没了。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压力面,但这次面试,的确把我心态搞崩溃了,回去之后,还一度在想,自己真的这么差劲吗?

在我看来,面试官如果觉得面试者表现不好,大可以节约时间,快点结束面试。但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面试者紧张,在谈判时,甚至企图让对方降低薪资条件,手段非常低级

2

面试官拿着简历从头批到尾,

还说“我不是在PUA你哦”

小卫 | 22岁 HR从业者 上海

我是今年初寒假找实习的时候,密集进行了一波面试,其中有两家的面试在我看来就是压力面。

一家是互联网大厂,让我觉得这是一场压力面试的原因,是这家公司的HR开场之后就一顿输出,一个又一个专业问题接踵而至,里面夹杂了很多我不太熟悉的专业名词简称。但是,我之前并没有做过相关领域的实习,所以并不是很清楚。

这家大厂对人才考核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量化标准,我看到HR每问一个问题,都会在那张表上记录。一旦我表达出自己可能并不熟悉某个名词的时候,HR就会冷哼一声,再记录下来。本来我就很紧张,HR的反应更是加剧了我的紧张。最后,这场面试我没有通过。

还有一场面试,我觉得可能他们其实并不想招人,为了劝退我才设置了压力面试。当时是猎头行业一家头部公司的子公司HR在网上看到我的简历,觉得我适合他们的岗位,就邀请我前去面试,我了解后,认为母公司的实习证明可能会更有含金量,和HR沟通后得知母公司也有岗位在招人可以面试,所以我就去面试了。

面试那天,我一天面了四场,分别是子公司和母公司的HR面试和业务领导面试,其中三场都是愉快的沟通,但是,母公司的业务领导面试,给人感觉就是在刻意打压。

图片

这位面试官进来后,低头转着笔看手里的文件,沉默了一会儿,头也没有抬,直接问“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吗?”,面试开场就这样直接,让我有点惊慌,而且我想到还没有自我介绍可能有点不太礼貌,就问“需要我做个自我介绍吗?”他直接说不需要。因为我之前想了解的已经跟HR聊过了,所以就说“我想一下”。

但是,还没等我想出来,这位面试官就拿着我的简历,开始从学校经历到未来规划一条一条的攻击我,比如,我未来要出国读书,他就说“你留学要去的这些学校不行啊”,看到我的雅思成绩口语分数不太高,他就说“任何一个人坐到考官面前,都能拿这么多分”。

因为他一直在批判我,中间觉得我有一点抵触情绪,他还说“我这不是在PUA你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扮上“职业假笑”,被批判了大概40分钟,这场面试才结束,结束的时候,这个面试官还说“这个小姑娘,脾气还蛮好的嘛”。

后来子公司的HR联系我,说母公司那边的岗位没有了,但是子公司的面试通过了,我才觉得,可能本来母公司就不缺人。不过,我找到了一家世界500强的实习,最后就没入职这家公司。

我实习后,也是做HR相关的工作,我们领导曾说,HR是候选人接触到公司的第一个窗口,HR的态度和形象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这家公司,所以和候选人沟通时,即便候选人能力可能和相关职位并不匹配,我也是友好地表达,而不是在面试时就以一种比较偏激的方式展现出来。

对于压力面试,我觉得可能一些狼性文化的公司会需要,这也是在向求职者展现真实工作状态。但是,我觉得压力面试也应该是设置比较难的专业问题或者情境,去考验候选人的专业知识和心理素养,而不是从态度到言语上让人感觉不被尊重。

3

几十个极端问题“轰炸”,

让我感觉说什么都是错

小可 | 25岁 HR从业者 湖北

我毕业三年,去年11月到一家中日合资企业面试HR岗位的经历让我至今心有余悸。应聘过程中,我遇到了一次压力面试。

当时他们没有提前说是压力面试。我先是顺利通过了初试,和复试讲PPT的面试环节。接着,就有两位面试官对我提问,一男一女,男士是单位负责人,女士是业务主管。

一进去,男的那位领导表情冷漠,提问的语气也咄咄逼人,让我一开始就有点没底。他一连问了几十个问题,一直假设一些情景,给出的条件都很极端,把我逼在两难的境地里回答,中途再顺着我的回答发问,有时会片面解读我的话。整个过程下来,我差点都要哭了。

比如,他问,两个月之内必须找到五个合格的商务部候选人,我会怎么做。我回答,除了网上招聘,有线下招聘会,可以让亲戚朋友介绍,去听其他公司的宣讲活动,观察有没有合适的候选人,或者让内部员工转岗推荐等。

他反驳,让你去招聘,就说明内部推荐这条路肯定走不通。这句话让我感觉,是在指责我没有认真听题。我解释,平常没有这个岗位需求时,可能就没有关注到员工有这方面的特长,如果要推荐候选人,这也会是一个渠道。

图片

他马上从中又抓住了漏洞反驳我,你说没有关注到,那是不是说明你平常在工作中没有关注员工,让公司埋没了一个这样的人才。这一连串问题下来,让我感觉我说什么都是错的。

有的问题也让我感觉设置不合理。

比如他问我,当集团旗下五个子公司团结起来对抗母公司时,我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在现实生活里很少发生,而且我一个小小的HR能怎么办。

因为我之前从事教培行业的工作,没有HR相关的工作经验,当他发出质疑时,我感觉自己真的很没能力,只能强装镇定,想尽办法回答问题。

一直到男单位负责人问题问完,旁边的那位女业务主管才跟我说,这是压力面试,说我能进入复试已经很优秀了,不需要怀疑自己。当时我已经处在很消极的情绪里,这句话并没有安慰到我。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很多问题都属于主管层级才会面对的问题,一个HR没必要达到那种压力测试的高度,整个过程都让我感到很不舒服。后来,我也没有通过面试,因为我没有相关工作经验。

在我看来,压力面试的问题,不脱离这个岗位的实际工作内容,才是有效的设置,才能考验出求职者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思维逻辑能力,问类似于子公司联合起来对抗母公司这种问题,完全没必要。问题可以刁钻但不能故意刁难,空谈自己都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就过于咄咄逼人了,让求职者感受不好。

4

转正答辩被说哭,

事后领导觉得我被成功改造

小鹿 | 25岁 互联网行业 北京

我当时是实习了3个月,面临转正,按照流程,转正前要答辩。之前听说过这个答辩,以为会很轻松,因为又不是来到陌生的环境,是已经实习了那么长时间,而且我的能力和成绩也不错,大家都觉得我肯定会稳稳通过。

结果开始面试我就傻了,后来得知这就是传说中的压力面。我作为一个实习生,成绩可以用量化的数据去证明,我也可以详细述职,但领导没有问这些,他问我,你给公司带来了什么价值?

这个问题问我不合适,因为实习生的工作就是执行,我勉强答完之后他就马上问下一个。全程表情很不耐烦,很严肃,最后就黑着一张脸说:那我知道了,那我没什么可问的了。

整个过程中,领导一句正面的话都没有说。否定、质疑、不耐烦充斥了整个答辩,我一度觉得自己答辩肯定过不去了。回到工位我越想越委屈,掉了几滴眼泪,被同事看见了,大家就过来安慰我,我哭得更凶了。

不过也是在安慰我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刚刚那叫压力面,同事说那是那位领导一贯的风格。但我那时候根本不相信,只觉得是我做得不好,不被领导喜欢,肯定不能转正了。

图片

后来那段时间,很多同事都去帮我跟领导说我的工作能力有多强,最后我也确实留下了。但大概有几个月的时间里,我都拼命地想表现自己,渴望得到领导的认可。包括领导说我性格太内向,我也拼命改变,和同事打好交道,左右逢源。

后来,其中一位同事跟我说,你等着看,过段时间他一定会当众表扬你。果不其然,一次大会上领导夸了我,我那时候甚至分不清这个人,是不是当初在压力面的时候全程否定我的那个人。

在他眼里,我已经因为压力面而被成功改造了。他还在公司宣扬自己压力面的理论,让大家都用这个办法,还拿我举例子。

这个压力面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我每次提到还是会很伤心很愤怒。对于一个职场新人来说,我没有能力分辨压力面里面的刁难究竟是因为什么,我只会觉得是我做得不好。而当我真的做得更好,有底气的时候,我也就明白了那个时候我其实没必要那么在乎,我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好好成长。

5

经历了一次压力面,

提醒自己不要变得咄咄逼人

Gin | 26岁 电商 海南

我还在职的时候,想看看外面的机会,找了几家不错的公司投了简历。

压力面的这家公司,HR在面试前就告知我,一会儿是压力面试,不要紧张。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但没有准备,毕竟我已经工作好几年了,也没太过担心这个事情。

那个面试是远程线上进行的。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对方脸很臭,好像还很赶时间。一直以很快的语速问我很刁钻的问题,问完一个问下一个,表情让人很不舒服。而且,对方还问我一些现在公司很内部的信息,我明确表示还没离职,不方便透露,他就换个方式继续问我。

我当时对这家公司也没什么期待了,就随便答一答,虽说是压力面,但我丝毫没感受到压力,只觉得很不舒服。当我随便答一答的时候,对方还更急迫了,追问得更紧了。

等到反问环节的时候,我就问他一些公司的基本业务情况,不管是作为求职者或者面试官,理应是要沟通当下公司的经营状态和未来方向的,作为求职者也应该了解。对方这个时候反倒含糊其辞了,说一些场面话。我当时心想,这场的面试官非常不真诚,你们这招就是职场打压,不知道有多少职场小白会上当。

我没有入职那家公司。面试完毕之后,HR也没有跟进后续的沟通,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图片

我在公司也经常面试求职者,别说压力面了,我不认为在面试中故意给求职者施加压力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面试,是考验求职者思考能力的过程,我作为面试官最看重的是求职者对于行业、工作的思考,他可以不给出漂亮完美的答案,也可以是错的答案,但他要有思考的过程。这个思考,是要在松弛、相互尊重的环境下完成的。

面试,要建立在尊重、高效的信息交换的基础上,对此我一直很在意求职者的面试体验,人事和面试官作为公司、品牌的第一门户,一定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特别是经历过这么一场特殊的面试体验之后,更是告知自己,以后不要在自己身上出现类似不耐烦的表情和肢体语言。

我认为,在面试中可能会设置一些场景化的问题,也许听起来会比较难,但绝对不是以打压对方信心为目的的提问。

最后也想告诉正在求职的人,一旦面试过程让你不舒服,不要自我PUA觉得自己能力差,多尝试、多面试,一定会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在经历那次压力面之后,我提醒自己,一定不要变成像他们那样的人。

*题图及文中配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孟佳、小卫、小可、小鹿、Gin为化名。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猎聘立场。

图

收藏 · 29

图

赞同 · 16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社区 > 压力面试,击垮打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