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辞回家考公后,我后悔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猎聘(id:liepinwang)”,作者:mp,责编 :王十四。

好朋友coco和我说,大厂生活,有点难过......

提完一个需求,开始提下一个需求,上线一个功能,开始测试下一个功能……在精美的园区里迎接日出,但是从来没有看着晚霞下过班。

熬着熬着,有些人身体不行了,有些人被优化了,有些人躺平了,还有些人准备跑路了,而她就是其中一个。

不去大厂还能去哪里呢?

她说,要考公务员,回家考公务员,裸辞回家考公务员。

1

“从大厂裸辞,是我做过最轻松的决定”

虽然裸辞是个拍脑门的决定,但是离开大厂,早就已经列在coco的计划之中。

毕竟互联网行业的形势,圈内人和门外汉都心知肚明。如今的大厂,就像一辆怠速的汽车,从外面看原地不动,内部却还是玩了命一样地运转。

“项目上线之前的那段时间,我心里一直隐隐觉得我不应该继续留在大厂了,但也只是隐隐觉得,因为根本没有时间静下来思考这件事。Team里的每个人都7x24小时在线,每个人都思路清晰口齿敏捷,像是上好了发条的玩具青蛙,随时准备着向前跳动。

在这种环境里,很难过多思考自己的未来。即便大家都在说着互联网这几年不景气,我的眼里也只有身边这群发条青蛙。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前途或许未可知,但绝对不能掉队,被身边的人淘汰。”

图片

而真正撬动她心思的,还是年龄带给她的焦虑,30出头的未婚年纪,在大厂的许多部门,显得有些尴尬。

比能力,新人都太强势,组里的年轻人们,都是在这几年的就业形势下杀进大厂,不说是人中龙凤,但也一个比一个优秀;比资历,显然是老油条们坐得更稳,但组里的老人们,都搭上了那趟传说中的互联网快车,手里有房子有股票,还在工作的都是出于爱好。

更何况,工资还倒挂

于是项目上线之后,coco休了一周的假,在这一周之内,她清空了北京的出租屋,报了考公培训班,和大领导提了离职。

为什么一定要考公呢?当别人问起的时候,她表现出满脸的期待。

“考公就是我现在最理想的选择啊!年龄刚好符合要求,老家的发展蒸蒸日上,拿着手里攒下的一点钱,回家过上朝九晚五的幸福生活……过了卷的年纪,就让我做回那个小镇青年吧。”

于是,做了一周的初步调研,coco坐着飞机哼着歌,回到了老家。在那时,她说,从大厂裸辞,是她做过最轻松的决定。

2

“从大厂裸辞,是我做过最后悔的决定”

回老家脱产学习半年,coco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老家的事业单位,大家纷纷在群里表示恭喜。

然而办公室的椅子还没坐热,就开始后悔了。

她发现,体制内和大厂,相似点很多。它们都擅长给人制造一种稳定的环境,不错的福利,稳定的业务,进入的高门槛,用“铁饭碗”来形容,确实不过分。

但来到区政府的办公楼,她才发现,她错怪体制内了,体制内和大厂的相似点,远不止“饭碗是铁的”。体制内的铁饭碗,拿起来也不轻松。

图片

首先,体制内的工作,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悠闲。做一个基层公务员,想每天喝茶看报纸是万万不可能的,即便没有像大厂一样灯火通明彻夜不休,加班也从来没有和体制内绝缘过。

据coco说,自从上手开始工作,面对她的就是写不完的报告,发不完的函件,上午作报告,下午开大会,而正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她更是处处小心,任何细节也不敢怠慢。刚开始工作的两个月,她的头发甚至白了一撮。

“大厂像高中,累,但也只是累而已,体制内像高考,除了累,脑子里的弦还要时刻绷住。”

而在体制内待久了,coco更想念的,还是大厂的氛围。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荒谬,放在一年以前,这是她最想逃离的东西,但来到体制内,她才明白,这里的氛围也不是适合每个人。

在大厂的业务和生活方式有关,同事们要么是时尚达人,要么是亚文化爱好者,即便再忙,办公室时不时也能有一些欢声笑语,工作群聊里也是百无禁忌。

而体制内的年轻人,其实比想象中多,但即便年轻人够多,这里的氛围依然不算活跃。大家平时话题仅限于最近的电视剧或综艺,和同事之间的娱乐活动,也在KTV一晚上的三遍《孤勇者》之后戛然而止。

在大厂工作,核心是对项目负责,而来到体制内,则要更多地考虑领导的想法。官场文化虽然没有传言中的严重,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办公室里的大家还是保持着友好而微妙的氛围,这一切都让在大厂浸淫多年的coco十分不习惯。

图片

而真正让她感到后悔的,还是生活条件的断崖式下跌,以及小镇生活理想的破灭。

决定回家之前,这里的一切都是好的,环境优美,生活成本低,虽然热闹比不上一线城市,但小城市也有小城市限定的繁华。但真正在这里扎根后,困难却比想象中更多,晚上九点之后,街道就空空荡荡;除了儿时的同学,基本见不到其他朋友;想买房,老家疲软的房市有跌无涨……

做一个小镇青年,困难永远比决心要大。于是考公上岸一年整,后悔不迭的coco开始了她的“回厂之路”。

3

从大厂裸辞,回去比离开更难

从体制内回到自由的劳务市场,艰难程度不亚于进大厂和考公的总和。

coco很幸运,在公务员一年的试用期未满时决定回到大厂,这时还有回头的余地,一旦转正,接下来四五年服务期不可能让她轻易脱身。

但大厂不是山姆超市,办过一张会员卡就可以来去自如。年过30的她,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大厂的食物链最底端,投出去十封简历,只有两封能收到面试,而面试中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考上了公务员,又后悔了。

于是她每次都要像这样把故事给HR讲一遍,然后收获一些HR们个人层面上的安慰。

图片

其实以coco的工作资历,如果当初离开大厂跳槽到其他公司,依然十分抢手,但最大的问题便是这一年半的断档,体制内的工作经验来到大厂基本没有用处,而互联网即便作为一片红海,行业在一年半之内的变化也足以让她跟不上脚步了。

于是几经辗转,她勉强找到一份中型互联网公司的小leader岗位,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工资的确比公务员高了不少。

“离开大厂就像拧魔方,拧的时候随心所欲,要复原的时候,只想抽自己。”


4

回到大厂,获得另一种释然

回到老本行之后,coco表示,自己释然了,但这种释然不是失而复得的喜悦,更像是和自己的妥协。

工作强度丝毫没有减少,熟悉的狼性文化卷土重来,她又开始在一个一个项目之间奔波。

但她却不像以前一样愁容满面,她说,走了这一遭,明白了一个事情,大家都说XXX是个围城,在里面的人想出去,在外面的人想进来,但人总要找一个栖身之所,既然都是围城,不如选一个让自己能待得更久的。

图片

在一个充满风险和不完美的时代,要发展还是要稳定,有时候是单选题,有时候一个也选不了。

职场人的无奈,往往就是厌倦了现实,奔向理想后,却发现曾经的现实已经无法割舍。

我们选择着赖以谋生的环境,也让这些环境持续塑造着自己,当我们都在向往着空间的转变,却往往没想到,改变自己最大的,还是时间的跨度带来的惯性。

如果你也在寻求环境的改变,这是一件好事,意识到自己还有下一个目的地,恰恰说明了改变与成长的可能性;如果你也感受到了期待与现实之间的落差,这同样是一个机会,不妨试着和自己对话,找到自己真正的需求;如果你正好来到了一个可以久居的“围城”,那么恭喜你,你已经为自己做出了最完美的安排。

你有想过离开现在的环境吗?你的感受如何?欢迎你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经验与观点。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猎聘立场。

图

收藏 · 11

图

赞同 · 7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社区 > 裸辞回家考公后,我后悔了